月嫂

我把小黄花夹在日记本里。 皇帝全身都是血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??作者:家居杂志瑞丽家 ??来源:风马牛??查看:??评论:0
内容摘要:  皇帝全身都是血。他似乎非常欢快,我把小黄花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。卫士递上酒杯,他狂饮数口,异常兴奋。

  皇帝全身都是血。他似乎非常欢快,我把小黄花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。卫士递上酒杯,他狂饮数口,异常兴奋。

夹在日记本朱自清散文全编 赠言一个大学生的毕业之感是和中小学生不同的。他若不入研究院或留学,我把小黄花这便是学校生活 的最后了。他高兴,我把小黄花为的已满足了家庭的愿望而成为堂堂的一个人。但也发愁,为的此后生 活要大大地改变了,而且往往是不能预料的改变。在现下的中国尤其如此。一面想到就要走 出天真的和平的园地而踏进五花八门的新世界去,也不免有些依恋彷徨。这种甜里带着苦 味,或说苦里带着甜味,大学毕业诸君也许多多少少感染着吧。

  我把小黄花夹在日记本里。

然而这种欣慰与感伤都是因袭的,夹在日记本无谓的。“堂堂的一个人”若只知道“仰足以事父 母,夹在日记本俯足以蓄妻子”,或只知道自得其乐,那是没多大意义的。至于低徊留连于不能倒流的 年光,更是白费工夫。我们要冷静地看清自己前面的路。毕业在大学生是个献身的好机会。 他在大学里造成了自己,这时候该活泼泼地跳进社会里去,施展起他的身手。在这国家多难 之期,更该沉着地挺身前进,决无躲避徘徊之理。他或做自己职务,或做救国工作,或从小 处下手,或从大处着眼,只要卖力气干都好。但单枪匹马也许只能守成;而且旧势力好像大 漩涡,一个不小心便会滚下去。真正的力量还得大伙儿。清华毕业的人渐渐多起来了,我把小黄花大伙儿同心协力,我把小黄花也许能开些新风气。有人说清华大学毕 业生犯两种毛病:一是率真,二是瞧不起人。率真决不是毛病。所谓世故,实在太繁碎。处 处顾忌,只能敷敷衍衍过日子;整日兜圈儿,别想向前走一步。这样最糟蹋人的精力,社会 之所以老朽昏庸者以此。现在我们正需要一班率真的青年人,生力军,打开这个僵局。至于 瞧不起人,也有几等。年轻人学了些本事,不觉沾沾自喜是一等。看见别人做事不认真,不 切实,忍不住现点颜色,说点话,是一等。这些似乎都还情有可原。若单凭了“清华”的名 字,那却不行;但相信这是不会有的。夹在日记本1933年3月作(原载1933年《清华大学年刊》)

  我把小黄花夹在日记本里。

我把小黄花朱自清散文全编 春盼望着,夹在日记本盼望着,东风来了,春天的脚步近了。

  我把小黄花夹在日记本里。

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,我把小黄花欣欣然张开了眼。山朗润起来了,水长起来了,太阳的脸红起 来了。

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,夹在日记本嫩嫩的,夹在日记本绿绿的。园子里,田野里,瞧去,一大片满 是的。坐着,躺着,打两个滚,踢几脚球,赛几趟跑,捉几回迷藏。风轻悄悄的,草绵软软 的。我把小黄花1932年11月17日作。

夹在日记本(原载1932年12月1日《中学生》第30号)我把小黄花朱自清散文全编 柏林

柏林的街道宽大,夹在日记本干净,夹在日记本伦敦巴黎都赶不上的;又因为不景气,来往的车辆也显得稀 些。在这儿走路,尽可以从容自在地呼吸空气,不用张张望望躲躲闪闪。找路也顶容易,因 为街道大概是纵横交切,少有“旁逸斜出”的。最大最阔的一条叫菩提树下,柏林大学,国 家图书馆,新国家画院,国家歌剧院都在这条街上。东头接着博物院洲,大教堂,故宫;西 边到着名的勃朗登堡门为止,长不到二里。过了那座门便是梯尔园,街道还是直伸下去—— 这一下可长了,三十七八里。勃朗登堡门和巴黎凯旋门一样,也是纪功的。建筑在十八世纪 末年,有点仿雅典奈昔克里司门的式样。高六十六英尺,宽六十八码半;两边各有六根多力 克式石柱子。顶上是站在驷马车里的胜利神像,雄伟庄严,表现出德意志国都的神采。那神 像在一八零七年被拿破仑当作胜利品带走,但七年后便又让德国的队伍带回来了。从菩提树下西去,我把小黄花一出这座门,我把小黄花立刻神气清爽,眼前别有天地;那空阔,那望不到头的 绿树,便是梯尔园。这是柏林最大的公园,东西六里,南北约二里。地势天然生得好,加上 树种得非常巧妙,小湖小溪,或隐或显,也安排的是地方。大道像轮子的辐,凑向轴心去。 道旁齐齐地排着葱郁的高树;树下有时候排着些白石雕像,在深绿的背景上越显得洁白。小 道像树叶上的脉络,不知有多少。跟着道走,总有好地方,不辜负你。园子里花坛也不少。 罗森花坛是出名的一个,玫瑰最好。一座天然的围墙,圆圆地绕着,上面密密地厚厚地长着 绿的小圆叶子;墙顶参差不齐。坛中有两个小方池,满飘着雪白的水莲花,玲珑地托在叶子 上,像惺忪的星眼。两池之间是一个皇后的雕像;四周的花香花色好像她的供养。梯尔园人 工胜于天然。真正的天然却又是一番境界。曾走过市外“新西区”的一座林子。稀疏的树, 高而瘦的干子,树下随意弯曲的路,简直教人想到倪云林的画本。看着没有多大,但走了两 点钟,却还没走柏林市内市外常看见运动员风的男人女人。女人大概都光着脚亮着胳膊,雄 赳赳地走着,可是并不和男人一样。她们不像巴黎女人的苗条,也不像伦敦女人的拘谨,却 是自然得好。有人说她们太粗,可是有股劲儿。司勃来河横贯柏林市,河上有不少划船的 人。往往一男一女对坐着,男的只穿着游泳衣,也许赤着膊只穿短裤子。看的人绝不奇怪而 且有喝彩的。曾亲见一个女大学生指着这样划着船的人说,“美啊!”赞美身体,赞美运 动,已成了他们的道德。星期六星期日上水边野外看去,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谁都带一点运动 员风。再进一步,便是所谓“自然运动”。大家索性不要那捞什子衣服,那才真是自然生活 了。这有一定地方,当然不会随处见着。但书籍杂志是容易买到的。也有这种电影。那些人 运动的姿势很好看,很柔软,有点儿像太极拳。在长天大海的背景上来这一套,确是美的, 和谐的。日前报上说德国当局要取缔他们,看来未免有些个多事。

最近更新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干烧明虾球网?? sitemap